整个育英,学习最好的高中生,被学习最差的初中生打了。

按照学校严苛的规章制度,这件事一定要开大会通报,并将那个初中生从学校开除。

万青青打的也是这个主意,虽然席家权势滔天,又是黑道出身,但是杜姿彤的苏家也不是好招惹的门庭!

杜启睿之前是警察,这些年在警察局里的人脉也很广,正是席家这种黑道的死对头。

只要苏家和席家闹,讨说法,学校不可能坐视不理。

到时候,席关关被开除学校,只要席家不服气继续追究下去,校方碍于压力,也将杜姿彤一并一视同仁开除也说不定。

一箭双雕,实在是个绝妙的好计划。

然而事情并未如万青青所想的那样,整件事接连两天一直鸦雀无声。

席家和苏家没有讨说法,校方也装聋作哑全然不提。

珍妮这几天请假回家,没来上学,同学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万青青坐不住,便将这件事放风声出去,让同学们去议论杜姿彤被席关关打得头破血流昏倒住院。

大家都惊异了!

施淡妆温柔美丽少女蕾丝长裙花下写真

那个席关关居然这么嚣张,但人家确实也有嚣张的资本。

可一向不惹事,若不看学校排名榜单,完全忘记学校里还有这样一号人物,默默无语又文文静静的杜姿彤,如何招惹了席关关?

大家当即了然,一定是因为陆千琪了!

陆千琪请了几天假,没来学校,也不知道学校里发生的事。

叶帆雨听见传闻,赶紧给陆千琪打电话,告诉他杜姿彤和席关关之间发生的血案。

陆唯惜感冒了,陆千琪这几天一直在家里照顾妹妹,听说这件事,赶紧赶来学校。

他说什么也不相信,席关关会因为他的关系打杜姿彤。

别人不知道,他可清楚了解席关关和杜姿彤是什么关系!且不说关关对珍妮是一口一个珍妮姐姐的叫着,那可是关关的亲堂姐。

况且席初云和慕容兰从小就告诫关关,珍妮的妈妈跳楼自杀和他们有莫大的关系,是为了稳固席家当年动乱的局势。

席家有愧珍妮,席关关必须好好照顾身世可怜的珍妮。

杜姿彤这几天没来上学,席关关也没来上学。

陆千琪便去初中部找妞妞,现在妞妞已经和陆悠然搬出陆家住,他们平时很少见面。

“陆凝!你说,到底怎么回事。”陆千琪带着妞妞,去了初中部的操场。

妞妞也已是亭亭玉立的美少女,扎着一个马尾辫,歪着脑袋想了想,“本来是这样的,关关接到一张字条,说有人在小树林里和你表白,还说对方想好了很多对策对付你,说你一定会答应对方的表白。”

“具体内容我也没看见,向日葵污污软件下载安卓,向日葵在线观看直播但关关说,那个女生太贱了!就很生气,说要收拾她!然后关关放学后,趁黑就去了小树林。”

“字条?”

“叔叔,那个关关不是故意的,你可千万不要生关关的气!”陆凝小声说。

“知道了,你回去上课吧!”

陆凝对他甜甜一笑,“叔叔,妈咪说周末回大宅吃饭,你可一定要在家哦!”

陆千琪横了陆凝一眼,陆凝吐了吐舌头。

自从陆凝和席关关成为铁杆闺蜜,经常帮着席关关制造和陆千琪见面的机会,陆千琪便对陆凝开始避而远之。

在陆千琪的心里,陆凝被定位为“叛徒”。

不!

是汉奸!

陆凝蹦蹦跳跳跑回教室,当即被几个女孩子围住,“凝凝,那个陆千琪,不正是高中部的超级校草?他找你做什么?”

“你们什么关系?”

陆凝白了那群女生一眼,“不该打听的事,不要打听!”

陆千琪回到班级,叶帆雨告诉他,珍妮去小树林,也是接到了字条,而递给珍妮字条的人,正是孙红。

孙红……

万青青的闺蜜!

有些事,当然不用再调查了,真相已经水落石出!

万青青肯定嫉恨席关关之前在食堂,用辣椒酱涂她眼睛的事,又生气杜姿彤被传为陆千琪的女朋友。

陆千琪直接冲去万青青的班级,当着很多同学的面,声音很大地说。

“这位同学,麻烦你自重一些!别再以我女朋友的身份自居!”

接着,陆千琪深痛补刀,“你叫什么来着?我真的想不起来了!”

说完这两句话,陆千琪冷酷地转身离去。

整个班级鸦雀无声,过了好一阵才响起一阵刺耳的嘲笑。

万青青坐在座位上,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心口好像被利刃贯穿了一般的剧痛难忍。

耳边一直荡漾着陆千琪说的那一句,“你叫什么来着?我真的想不起来了!”

女生们嘲笑起来,“还王子的公主,连微信名字都改成空白的公主了!”

“王子的微信名字叫空白,她就空白的公主。”

“现在真的很空白呢!白忙一场空!”

“搞了半天,人家陆千琪连她的名字都没记住!”

“白公主,白公主,我们以后就叫你白公主吧!”

“哈哈哈……”

万青青羞愧难挡,冲出了教室,而身后传来更加刺耳的嘲笑。

从那以后,不管男生女生,一见到万青青都要喊一声“白公主”,让万青青沦为整个学校的笑柄。

对于一个女生来说,这简直是最残酷最折磨灵魂的惩罚!

但迪丽雅觉得,这个惩罚太轻了,心里很不爽!

“好歹也好过一场,在你身边狐假虎威过!多少也得给她留点情面是不是?”迪丽雅对途径身边的陆千琪,讽刺了一声。

陆千琪扫来冷冽的目光,“闭,嘴。”

迪丽雅轻轻一笑,挑了挑眼角,一副在说“你敢得罪我,我就让你好看”的样子。

陆千琪抽了抽唇角,之前迪丽雅要挟过他,只要他得罪她,她就将他和万青青的裸照发出去。

陆千琪知道,迪丽雅这个女人,绝对不仅仅是恐吓,她是真的会那样做!

陆千琪闷哼一声,大步从迪丽雅的身边走过,没再多说一句话,也没多给她一个表情。

迪丽雅扬了扬笑脸,很满意拿捏住陆千琪的快感。

迪丽雅将一个u盘,递给了旁边座位的杰林斯,“到你派上用场的时候了!”

杰林斯偏偏头,眸色温润,表示愿意效劳。

只要是迪丽雅的事,他都无条件帮忙,且比他自己的事还要更重要。

迪丽雅拂了一下金黄色的长发,笑得灿烂如花,但只有杰林斯知道,她一旦这样笑,就是代表有人要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