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地内的四阶目瞪口呆,一时间如陷梦幻失智一般。

  晴天霹雳!

  元成王出事了?

  所幸身为内院副院长的乐宇齐精明能干,又经历得够多,瞬间安排众人开启防御,自身带人强忍着王级压力,守卫在坑洞周圈。

  有没有效果不说,也是一种姿态。

  被从治疗所清空出来,大部分待在宫殿外广场附近的学子学员从院使的态度中看出了不对,德赢下载安装_vwin152|下载入口一座星球一年才最多考入圣院一千人左右。

  所以,这些人要说蠢,其实还真说不上。

  ‘败了......’这个词在一些人心中盘旋,却没有一个人敢说出口,只感觉心中沉甸甸的如压巨石般难受、心酸、茫然。

  有什么快要碎掉了。

  接下来会怎么样?

  陶桦面色灰白,抱着接受了治疗,却依然无法动弹心如死灰般不言不语的白霞,不由自主的踉跄靠近了几步坑洞,看清院使和副院长的面色后。

  整个人更加颤抖了起来。

   性感唯美风

  怨恨、不满、疯狂等负面情绪在圣地王者在眼前坠落时如泡沫般迸碎,什么隐藏,什么复仇,完全从脑子里消失,脑中一片空白。

  又原地坐在玉石地面上。

  目光垂下。

  没有人搭理他,他也不需要别人搭理。

  伸手轻轻拂过怀中女孩柔韧修长的手指,如数数一般一个个轻轻拨动,从来没有这般亲密的靠近过这位爱恋他的少女,心中升起的怜爱之情第一次如此真实、浓厚、深刻。

  酸涩感在心口回荡。

  对方的一言不发是为他做的最后一件事。

  因为两人都知道,圣院不可能对一位废掉又大受打击的未成年做任何精神上的逼问和测试,事情将到此为止,如果一切顺利的话。

  可惜......

  将脸在对方颈窝上埋了一下,留下一点湿意,将女孩小心翼翼的放到视角安全的广场长石椅上,替她将额发顺了顺,起身,头也不回的转身走去,步伐坚定。

  任何计谋在绝对的实力前,都是笑话。

  等待也是。

  很多时侯,人总得承担一点什么。

  ............

  整整呆滞了好一阵。

  封印系比毁灭系要强大这么多吗?

  古溪不敢置信看着白色云层上的巨大空洞,隔绝天地如海平面一般的漫漫云层仿佛也受到了惊吓,半天都没来得及合拢恢复。

  神识没有阻碍的将下方的一切收入脑中。

  意念一动,恢复‘伪形’后手持一米多长粉色梦幻长剑向下迈去,如下云梯一般,在众目炯炯之下,来到因元成王坠落撞击出现的深深坑洞。

  身上威压让空气产生几分扭曲。

  同样的还有坑洞中一动不动的王者,就算沉睡中气息也让人感觉恐怖与无法冒犯,同样看不清容貌,一层无形之力将他包裹。

  古溪知道自己就算这一剑劈下去,对方一样会毫发无伤。

  不光是‘神眠’危险及醒的缘由。

  不过,这让人总有些看不清的家伙,这让她消耗了总共三十多丝本源之力之前毫发无伤的家伙,居然就这么倒下了?

  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

  将周围一圈呈防御姿态的四阶初中期们用本源之力扫开。

  噗噗噗!

  碍眼!

  “不!王尊请......”

  语言能力被禁,如草木一般无力倒下了一圈。

  这是含而未放的弱规则之剑,包含着属性相融相克的两天器本源之力环抱合意念之剑而成,只要不与攻击抵消,其实并不会消耗本源之力。

  很多经验,要战斗后才能琢磨出来。

  古溪自然没有下什么狠手,毕竟她还是比较恩怨分明的,只抬头在人群中用目光一扫,大步走来的苍白俊逸青年嘴角带着一丝鲜红向她看来。

  送上门来了吗?

  还以为这人会小心翼翼躲起来,借圣地之力隐藏自身,然后怀抱仇恨努力修炼,以后再来一出某些故事上的复仇段子呢。

  发散思维的想着。

  悬浮半空如踩在坑洞上方,脚踩王者,气势霸道无双。

  古溪比晃了一下手上继续融入对比数量的本源之力,如实质般的梦幻长剑,让人看得心惊肉跳,包括不能动弹的四阶众人。

  包括...睡眠中的某人......

  古溪歪着头两处打量了一下,继续砍‘元成王’,对方无伤惊醒的可能性有些大,总觉得这人古怪,那种防护力她感觉有些无解。

  那么,就先解决一下大哥的恩怨吧!

  免得这只砍不死的王者又蹦出来捣乱,看着走近的名为陶桦的青年凭空抽出一把粼粼银色长剑,古溪心中冷笑。

  反击吧!

  反正也没用!

  自感有一种邪恶反派压迫良善的气氛,说好的要占据道德上风呢?总是一不小心就忘掉了,古溪挥了挥越来越有实质感的长剑想着。

  不过就算如此,对方也得死!

  嗖!

  “一切错误皆陶桦所为,违反圣地法规,至我圣院蒙羞,陶桦...愿一死以消王尊之怒!”古溪正准备出手,只闪过让对方速死或缓死的区别。

  却见那人朗朗而言,居然十分坦荡,随后一剑吻颈果断,神色从容。

  古溪顿了顿,没有出手阻止。

  噗!

  鲜血在眼前飚溅,落下玉石地面瞬间洁净消失,古溪内心毫无波动,到也认同了恩怨两消之感,只要大哥无事,她立马带人离开。

  圣地之人,还算有些担当。

  在众多神色复杂得无法描述之人的视线下,古溪向大哥所在方向迈去,心中怒火渐息,只余对亲人的担心,所到之处,人群如潮水般分开。

  恐惧、恐慌、敢怒不敢言的情绪在静寂中蔓延。

  残留一丝气息的自裁之人缓缓向下倒去,嘴角带着一丝温柔的笑意,不远处长石椅上躺着的少女眼角一滴晶莹滑过。

  古溪其实很想吐槽。

  但又有感气氛的古怪,准备先守在大哥身旁。

  其实说起来时间长,从她到圣地,看到大哥后发生的一切事情,特别是与元成王的交战,不过短短十来分钟左右罢了。

  老师的意念传信又到了。

  说他们马上就到,还让自己小心。

  小心什么?

  能打的都趴下了。

  古溪稍稍有点自得的想着,却看到了老师传信中的最后半句,霸枪王吴霸回转......

  轰隆!

  一道惊世凶悍煞意冲天之枪意从天而降,残余威能将治疗所宫殿上方齐刷刷扫平,一点能量残波将大哥古河吸收中的能量潮惊散几分。

  大哥似乎脸色一白。

  特么你们有完没完!

  轰!

  古溪心中暗藏的凶煞狂暴瞬间被这意外袭击惊醒,整个人顶着袭击而来的巨大如星坠般的枪意向上冲天而起,狂暴中瞬间龙化。

  梦幻之剑化为一道梦幻光罩,将大哥牢牢保护在下方。

  敢波及无视我大哥,姑奶奶跟你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