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殿里宫子华什么事也没做,专程地研究起那本小说来。

   可惜,他天生就是个沉不住气的毛躁性子……翻了几十页,始终进不了故事。

   加上心里有事,宫子华更看不下。

   叫了几个侍女来,吩咐她们轮流把这故事看完……

   心烦气躁地去健身房砸了几个小时的沙包,宫子华又扎进泳池里游了两个小时,直到筋疲力尽,全身每一个细胞都不想动。

   身上滴着水,他倒在湿漉漉的泳池边上,望着被波光粼粼反射出蓝光的天花板——牧西城妖娆的面容不时在他的脑海中浮现。

   妈~的,一个男人长得比女人还媚。

   牧西城的脾气出了名的好,连下人都赞不绝口……就算宫子华这种看谁不顺眼的男人,跟牧西城打过几次交道,都对他的品格很欣赏。

   再看看他自己,一身的暴脾气,动不动发火、揍人。

   是个人都会选牧西城!

   ……

   宫子华倒在泳池边上睡着了,昏昏沉沉做了个梦,梦见小时候的原也澈一直在哭,哭声嗷嗷的,实在烦人得狠,一边哭一边喊:修斯,不要丢下阿澈…修斯……呜,呜呜呜……

   水灵灵美少女闪亮电眼长发披肩回眸浅笑写真图片

   宫子华猛地张开充血的眼,一只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到了晚上同一时间,皇家马车又来接他了……

   宫子华想让他滚,火气才发到嘴边又隐了下去。

   “不去,”他倒在沙发上,两眼呆滞,“让他们走。”

   第一次没说滚这个字眼,连侍女都不习惯了,愣了愣才离开。

   宫子华躺在那里,过去把东宫子彻看得有多重要,那背叛就伤得有多重,就像全身所有的骨头都被打断了。这样的痛,一次就够了……

   他已经打算远离那个家伙,再不会靠近他一步。

   忽然一张脸出现在他面前,东宫子彻俊气的面容五官分明,嘴唇很艳色。

   宫子华挥了挥,妈~的,他都开始神经失常产生幻觉了?

   那张脸并没有被赶开,男人低沉的嗓音问:“还要我亲自来请你么?”

   宫子华猛地弹坐起来,瞪着站在沙发边上的人影,东宫子彻微微弯着腰,一只手搭在沙发扶手上,俯身望着他。樱桃app黄软件下载二维码

   “在想什么,这么出神?”

   宫子华皱起眉,想要骂人,又忍了,一声没吭。

   “走。”东宫子彻握住他的手腕,“吃晚饭了么?”

   宫子华甩开他的手:“不去。”

   “我昨晚那么忙,提早批阅了今天的卷轴才空出来的时间。”东宫子彻盯紧他,“带你去的那个地方,你看到了就懂了,你会明白我的用意。”

   东宫子彻的气息那么近,他的脸仿佛是一个魔咒在勾~引着宫子华……

   宫子华狠狠瞪着他,恼恨他为什么长得这么帅!

   “走么?”东宫子彻微笑。

   那笑容真他~妈~的勾人!

   “不去。”宫子华闭上眼,眼不见为净,往沙发上一倒。

   今天他就要说清楚,以后两人不要再有关系。

   他宁愿回到之前势如敌火的时候,宁愿让修斯在他的心里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