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发出邀请的声势弄的很大,也表现出了十足的诚意,甚至接受把比赛地点定在联邦。

   这举动在很多人看来都很有些莫名其妙。

   若是联邦怀有坏心,在比赛期间把帝国皇子扣下来当人质,那就足够让他们吃一壶的。

   不要以为这种事没有可能发生,很多时候他们就要比谁的脸皮更厚。

   但也有人在说星澜就等着联邦这么做呢,到时候就有了发兵的借口,而且还名正言顺,瞬间就转了舆论导向。

   当然,这种东西对联邦跟帝国来说可能并没有什么意义。

   不管怎么样,此时联邦对帝国用心的猜测已经可以罗列出几千条了,同意跟不同意的人各占一半,就等着两位元帅表态。

   但这个时候,两位元帅却不约而同的开始沉默。

   这沉默让联邦众都忍不住开始新一轮的猜测,比如说联邦如今的现状什么的。

   而除了对此有诸多看法的民众,气氛紧张的军队,另外忙起来就是各大军校了。

   有人欢喜有人忧,如果真同意的跟帝国的联赛,那参加比赛的选手就势必是联邦军校生中最出色的,那非几大军校的队长莫属。

   可对于需要拼上身家性命的比赛,就是各军校舍得,他们的家族也舍不得。

   清纯系少女电眼萌动迷人

   所以在联赛还没有定下来之前,关于参赛军校生的名额争论也提前开始了。

   但这些都跟已经返回圣扬军校的叶晨等人无关了。

   自从被送回来之后,这里没有唐优,没有唐泽,也没有林天,整个一年级都显得很是低迷。

   而马上就要到了新生考核的时间。但这却没能引起他们更多的注意。

   圣扬军校在这届的机甲大赛中可谓是出尽了风头,冠军的名头对于极光军校来说或许不算什么,但对于他们来说,却是保不准还能有第二次的荣耀。

   起码凭借着这样的光环,古美拉星域甚至于附近星域的考生有更多都选择了圣扬,不说他们本身的实力还不错,就是有机会能见见偶像也是好的。

   但现在却全然不说这么回事了。唐优失踪的消息隐瞒不了。林天失去踪迹的事也没少被人猜测,现在两个圣扬的王牌都不见了,那就是剩下沈逸风等人。能撑起的空间也大大缩减。

   不说别的,就是这次颇受关注的机甲联赛的事,饶是圣扬是冠军队,没有唐优跟林天。其他人怕是也没资格入选。

   也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遗憾。

   小莲娜跟严予已经被接回了严家,严莫跟严州却没有传回更多的消息。

   云浅盯着眼前开的正艳的姬嫚出神。旁边的云夫人看到他这个样子很是心疼,但是却无能为力,过了好半响才像是下定了决心起身离开,片刻后回来走到云浅面前。

   “母亲?”

   云浅抬头诧异的看着云夫人一副郑重的表情。

   “小浅。我说过希望你能做自己喜欢做的事。”云夫人露出一抹温和的笑意,缓缓把手里的东西放到云浅手里:“不要顾及我,你父亲一定也是这样希望的。”

   看到手里的东西。云浅脸色微微有些变化,因为他太熟悉了。这个曾伴随着父亲征战沙场的伙伴!

   但这也是他们不愿想起的回忆。

   表情变得有些复杂,云浅知道自己这几天表现的有些明显,如果不是云夫人真的担心到极致也会把这个东西拿出来。

   “母亲……”

   云夫人轻轻搭在云浅手上,笑的一如既往的温婉:“小浅,你希望他的机甲蒙尘吗?”

   云浅骤然握紧抓着空间钮的手,并没有再推拒,但他却并不打算转换专业,就算是在园艺系,他依旧有很多事可以做。

   但前提是,那个人能够回来……

   唐优在听原木说了联赛的事后,并不认为自己还要回去参加比赛,但显然他们还有其他事要做。

   比如说审讯荆棘海盗头。

   原本这算不上什么紧急的事,甚至在这之前对方就已经被晾了好几天。

   但帝国开始行动后就不一样了,荆棘海盗团突然掷出的特殊战舰对于战况有着不可忽视的影响,如果不是遇到了有克制作用的异能者,那绝对是谁碰着谁倒霉。

   荆棘海盗团就是再强大,也强大不过联邦,所以这特色型战舰绝不会是他们独自制造的。

   那如果不是联邦,就很可能是帝国。

   如果星澜真的研制出了特殊性材料,并拥有更多艘这样的战舰,那似乎要举办机甲联赛的动机就能说得通了。

   若是真是在联邦内部出现这样一艘无法击败的敌舰,那后果可想而知。

   原木是不可能让这种事情发生的。

   落干被弄醒的时候还有些搞不清楚状况,本能让他第一时间袭向身边的人,但却因为身形受困,只能无谓的挣扎。

   而这样明显被人俘虏的状况也如他瞬间清醒,然后就看到了他面前坐着的男人。

   “是你!”

   落干脸色瞬间大变,很想接着说一句“你居然没死”,但顿了一下还是没说出口,只是眯着眼上上下下的打量着眼前的人,但对方俯视的目光却让他很不舒服。

   作为一个跟联邦作对的海盗头子,落干自有渠道知道原木的样子,但前提是对方会在公众面前露面。

   如果是在以前,他大概见到了原木也认不出,但自上次对方在太一星球露过面后,他们就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自然是把这张脸记得牢牢的。

   因为从某种情况来说,这张脸就是对他们的一大威胁。

   但落干怎么也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遇到联邦的元帅,重点是对方在多加战役上居然没死,命可真大!

   落干忍不住腹诽,但也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不太妙,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乃至怎么被抓来的。

   想到跟骷髅对战的时候莫名出现的异能者,落干没办法不把这些跟眼前的人联系在一起,那岂不是说对方早就注意到他们了?

   落干心下一个激灵,心念急转,就是不知道对方到底知道了多少。

   ps:么么么无罪的维纳斯亲的平安符跟亲们的月票!来大么么么!!!(* ̄3)(e ̄*)富二代appf2官网下载污